追尋一種 建築與生活的『典範轉移』

住居是自我的表達、靈魂的發聲、時代的顯影,
在這個地球永續生存的轉捩點上,
我們的建築與我們的世界將走向何方?
答案是解放人為的形體,化身為大化的一部份。

不再讓商品邏輯主宰了建築與生活的形式,
不再讓過時的典範萎縮了我們的想像力與創造力,
現在是記起自己才是生活的主體的時候了。

空間是一種寫作,以表達我們所生存的世界,
古老的語法與修辭已無法表達新時代的感性,
過時的典範也不再能與自然共生的渴望相容,
我們需要一種新的空間語法,以回應新世界的來臨。

新的空間語法,不似古典建築般地征服自然,也不像現代建築,
以機能和效率來關閉空間的可能性。
而是去傾聽身體感官的需要,讓建築去回應、表達「氣」與生命的流動 ,
與自然共舞出合一的舞步,成為與天地詩心共感的容器。

地球的生態與文明正經歷著一場全面的、波瀾壯闊的典範轉移,
我們的建築與生活方式也渴望在這場洗禮中轉化、重生。

宏銓建設

宏銓建築的哲學─做自己。

房子是身體與精神的延伸,是一個人和自己最真實的關係。
回到家,意味著回到原點,面對自己。
什麼叫做「自己」?自己的感覺,自己的歷史,自己的樣子,自己的陳述。

建築是以空間的語言寫就的自我陳述。
所以,一個假想的異地不會是自己,一個虛妄的他者也不是自己,
從外地移植、拼貼而來的風格也無法代表真正的自己。
「自己」,在我過去美好的記憶裡,是南國艷陽下的高牆冷巷、
唐宋詩詞裡的山門與柴扉,與磚瓦木石上的時光刻痕及手工感。
「自己」,在我對未來的想像中,是屏除了厚重結構的透明輕盈、
解放理性的飛舞線條,以及與天地「共好」的生態宇宙。
「自己」,是此時此地的時空中與我相映契合的東西,他是我所有感覺得總和。
用歷史的美好養分、自己的語言、打造出呼應環境、氣候、
風土與時代感性的家屋,這就是自己的建築。

宏銓建設在過往的作品中,提出了一個個空間範本,
讓建築回到既古老又當代的山水之中,回到天空、樹木、微風的自然撫慰中,
讓人們從一個都市人、數字人、經濟人、政治人的腳色中跳脫出來,
經由回家的空間洗禮,回到自然人的狀態,
做自己。

宏銓建築的工藝精神

一只喝水的杯子,不鏽鋼的材質已能滿足機能的需求,
為什麼還需要陶瓷、水晶、琉璃呢?因為我們需要「美」,需要「意義」,
需要在尋常事物中,看見那超越物質的精神層面。
我們需要儀式、精粹、堅持,以及
班雅明在《機械複製年代的藝術品》一文中所說的「aura」─
那圍繞在藝術品本身獨一無二的「氛圍」。

建築應是一種精神的表達,而非只有功用:
將機能性的物質昇華成藝術品,
面對它時,從中升起欣賞、敬重、珍惜、玩味之心,
就像我們對待生命中重要的人事物一樣。

除了刻畫出人類理想的居住形象以外,建築體現一個完整的世界,
像所有原汁原味的工藝作品一樣,浸潤著它所處的時代的精神與氣度。
宏銓建設期許自己的作品具備這樣的工藝精神,
為我們保存這個時代獨有的人文、氛圍與品味。

HomeContactSitemap